八月 14, 2020

外佣宾馆隔离,检疫恐变播疫


为阻止抵港人士将新冠病毒带入社区,特区政府早前要求所有抵港外佣入住酒店或宾馆检疫14 天,随着近日疫情升温,火炭骏洋邨等检疫中心逼爆,有消息指,政府拟租用酒店接收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但酒店和宾馆的质素却存疑,根据劳工处早前向外佣中介提供可供抵港外佣考虑入住的酒店或宾馆名单,其中5 间榜上有名的宾馆「放蛇」,宾馆竟同时容许检疫及非检疫人士住在同层,彼此共用厕所,而且房间的环境衞生欠佳,被铺有上手房客留下的头髮及疑似血渍,令人质疑房间有否彻底消毒。最大播疫隐患是疑似检疫人士擅自出入,恐成病毒温床,引起社区爆发。
尖沙咀美丽都大厦共有5 间宾馆在劳工处所提供的名单上,记者走访该些宾馆,向前台人员确认此处是否有隔离检疫人士入住,对方不讳言说:「有!」记者遂问:「我唔係检疫人士,都可入住吗?」职员殷勤地说:「放心,虽然你与检疫人士同层,但你间房隔壁几间都无隔离人士。」价格方面,最便宜的单人房月租4,000 元,日租160 至250元,部分房间无独立洗手间,如厕需到公用洗手间,岂不是与检疫人士共用衞生设施?职员见记者犹豫,便说:「没有问题的!」
外卖员交收不设防。但这些宾馆相当抢手,只有一间宾馆当日有房出租,记者便马上付钱入住。刚进入房内便闻到很重的霉味,将冷气校到最大后气味竟然更重,冷气机出风口原来布满污垢。小心翼翼检查枕头、床单,发现几根毛髮,打开被子更是触目惊心,有一点疑似血渍。若该房间上一手住客为隔离人士或带有病毒,新住客入住则有极大安全隐患。共用洗手间环境及防疫设施亦十分差劣,店方也没提供洗手液供消毒。
宾馆没提供膳食,记者向宾馆职员查问:「隔离人士如何医肚?」职员回答:「佢哋自己叫外卖,会送上来。」记者在大厦附近巡视,的确见到不少只戴口罩的外卖员进入大厦内,记者尾随其中一名外卖员到宾馆房间。该名外卖员除了口罩外,再无其他保护措施,他向其中一间房敲门,不久有戴上口罩、右手插裤袋疑遮住电子监测手带的住客开门,双方直接一手交一手地拿取饭盒及现金,无视感染风险,若该住客是隐形患者,并播疫给外卖员,外卖员在社区活动期间便有机会将病毒散播,后果不堪设想。
该大厦也见不少身穿长袍、疑似是接受检疫的东南亚人士自出自入,有些在大厦附近的食肆用餐,有些在走廊抽烟,有机会接触到居民,若其中有人感染病毒,再出入大厦,社区爆发并不是危言耸听。
劳处称名单仅供参考。记者就此向劳工处询问,发言人确认记者「放蛇」的5 间宾馆确实是该处提供给外佣中介的酒店/宾馆名单内,而有关该宾馆衞生状况,以及劳工处是否有考察过名单内的酒店/宾馆衞生情况,劳工处没正面回应,仅表示提供酒店及宾馆名单,旨在为外佣僱主及职业介绍所提供资讯,只作参考。
劳工处向外佣中介提供接收外佣检疫的酒店或宾馆名单,涉及约20 间,记者根据名单致电,发现有关酒店成逆市奇葩,大部分酒店的14 天检疫套餐(房租连膳食)动辄5,000 至7,000 元,几乎全部都要求入住前须预缴全额住宿费,以及缴交2,000 至3,000 元订金,职员明言:「就算外佣日后确诊要入院和退房,酒店都不会发还住宿费,订金则会在扣除2,000 元清洁消毒费后,归还馀下订金。」虽然条件苛刻收费昂,不少酒店房间已爆满,扭转早前受黑暴和疫情打击的惨况。
至于供检疫者租住的宾馆同样好景,记者走访尖沙咀一幢商住大厦,该处有5 间是劳工处「认可」的宾馆,但除一间有房外,其馀四间全爆满。月租4,000 元起,日租则250 元,且不包伙食,部分需预缴全数房租,亦不会退款。
记者走访期间,发现这些宾馆均没为客人量体温,在询问时,前台职员更全程无戴口罩。
外佣检疫Q&A
Q:外佣在酒店隔离期间, 僱主须支付薪金吗?
A:僱主若安排外佣在酒店隔离,无须支付薪金。
Q:外僱在酒店隔离期间, 僱主要「包饮包食」吗?
A:僱主须为外佣提供一日三餐膳食,无论叫外卖还是僱主自己送餐,均只需将餐饮放在房门前,不要与外佣接触。
Q:可在网上订平价酒店或宾馆给抵港外佣吗?
A:不建议,并非所有酒店或宾馆接受检疫人士入住,僱主订房时应先查询及通知入住人士要隔离,让酒店安排特别「零接触」措施。
Q:可在外佣抵港后才为其订酒店吗?
A:不能,因外佣抵港时须填报入住酒店地点,僱主需预订房间。

ChinaHK

关于香港的新闻,第一时间向您展示。

View all posts by ChinaH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