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31, 2020

生命受威胁,受伤警指示威者不应诉诸暴力

反修例示威令警方面对历来最严峻的挑战,汽油弹、镪水通渠水弹、桠杈、砖、用刀割颈,警员生命时刻受到严重威胁,今年6月9日至前日已有460名警员受伤,部分情况严重,需接受长期治疗。有受伤警直言警队被抹黑,颠倒是非,但他们毋忘初衷,继续做好自己的本分,相信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旺角军装巡逻小队警长阿威今年10月1日与同袍分乘两架警车押解疑犯,在油麻地窝打老道遭数名蒙面黑衣人以长棍袭击,玻璃被打爆,他与3名警员落车驱赶示威者。岂料突然出现2、300名示威者,不断用长棍、铁通袭击他们,同袍鸣真枪示警,他们才得以脱险。他前额受伤缝了6针,身上有10多处瘀伤。阿威坦言:「示威者有好多表达方法,但唔应该诉诸暴力。」
东九龙冲锋队高级督察Brandon,8月5日在黄大仙龙翔道遭示威者以桠杈弹珠弹中下颚,下唇受伤,牙齿被弹碎。「我当时冇谂过自己有冇受伤,最担心係下属安危,第一时间係带领佢哋离开。」他又说:「当太太打畀我嗰阵,我根本讲唔到嘢,太太已喊咗出嚟!」因应事件,警方向前线警员派发保护下颚的面套。
另一名警察机动部队的新扎师兄,今年6月9日驻守立法会外惨遭10多名示威者「围踢」,头部遭连环重击10多下,有人图「抢警棍」,他奋力保护,最终被打爆眼角,一度失去视力,头部须缝20针。事隔5个月,头部至今仍然出现剧痛,每日要食止痛药。他亦是年轻人,明白他们的想法,但争取诉求,应以和平方式表达。
刑侦警员「阿包」今年7月14日在沙田新城市广场驱散人群,他追截时被人「扯断左手手指骨」,需要进行手术及镶钢片,至今无法屈手及握拳头,1年后更需再开刀取回钢片。「我真係唔明点解班示威者咁激动,咁狼死,已偏离当初要求撤回条例嘅原意。」虽然母亲对他任警察感到忧虑,但他从没想过放弃。

ChinaHK

关于香港的新闻,第一时间向您展示。

View all posts by ChinaH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