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30, 2020
香港暴徒打砸港铁车站控制室

港铁职员恐惧症:忧下一秒被打

香港暴徒打砸港铁车站控制室
鲁迅名言:「怯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暴徒杀入港铁站,每日服务500多万人的地下铁,日复日饱受蹂躏。暴徒阻挡车门、拉紧急刹掣、砸烂车票增值机、入闸机、闭路电视,升降机、撞烂月台玻璃门,弃异物于路轨、架空电缆;危及每日数百万计乘客的安全及剥夺其搭车权利,愈趋疯狂式连环火攻、水淹等无差别破坏站内设施;一班尽忠职守,手无寸铁守护乘客安全到站的港铁职员,却被这班黑衣怯者咒骂、起底、围殴,甚至攻佔车站控制室,向数名躲进机房的职员倒入不明液体。
「叫天不应 叫地不灵」
8月31日,民阵发起由遮打花园违法游行至西环,港铁早上十时宣布当日下午一时半港铁列车不停西营盘站。负责封站的车站管理主管吴先生忆述当日封站,收到被一班「市民」刁难的同事求助,带头闹事的正是经常对准传媒镜头做骚的「女长毛」雷玉莲。吴说港铁已提前两个多小时公布封站,以便市民预早计划出行,他和同事当日只是按指引执行职务,却无辜沦为乱港分子的出气袋:「封站前,女长毛同数名『市民』好似有预谋在站内尾随我哋,无人知女长毛想点。」
暴乱已爆发三个月,港铁职员每天面对黑衣暴徒突如其来的恐袭,返工精神紧张,「有无黑衣人出没呢?尤其经常受到破坏嘅车站的同事更加辛苦。」
早前太古、葵芳等多个车站差不多被围堵六小时,同事精疲力尽,「真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担心会唔会下一秒就被打。」
匿机房惊闻「魔鬼」脚步声
9月1日,一大群穿黑衣戴口罩的激进暴徒夜袭东涌站,「黑势力」手持铁槌和长铁枝等攻击性武器砸烂多部入闸机及售票机,站内的消防喉被暴徒用作水攻武器,向天花、售票机零件射水,四周一片狼藉。站内多名港铁职员仓卒逃入控制室,惟暴徒捣毁完站内设施后,将狙击目标转移至控制室,用铁枝击碎车站控制室玻璃窗,「嘭!嘭!」玻璃窗碎片四溅,控制室守不住,职员沿着后楼梯走到机房并锁上门。三、四名职员怕被暴徒发现,挤在机房不敢发声,隔着门听到暴徒的喧嚣、脚步声已攻入控制室,「魔鬼」的脚步走近机房,有人拿硬物不断撞击机房大门,其间有漂白水倒入,「手无寸铁已无路可退,我哋好惊,点解佢哋仲倒漂白水流入嚟?唔知道门撞烂咗,会发生什麽事。」控制室职员阿霞(化名)与同事躲入机房求存,大家不发一言一分一秒屏着气息待救,超过一小时,机房钢门开了,出现眼前是防暴警察,港铁职员终于获救。
犹如家电被摧残感痛心
入职十年,维修部的谭先生及香港铁路员工总会理事长的技术员鲁志薪形容车站设施的「死状」是「前所未有」,他们视车站设施如同家裡电器,已有感情,目睹暴徒多次摧残,欲阻止却力不从心。暴徒「镬镬新鲜」的破坏手法令他们的常规检查及维修工作已被迫延后约400小时。谭指入闸机被暴徒灌水,单是风乾都花了三小时,以免漏电危害乘客安全。维修员全力在封站数小时内将入闸机「还魂」,但他们的维修速度不及暴徒的破坏速度快,身边同事已沮丧,「部机修完又修」、「今晚修好第二日重头来过」。
听到「黑衣人」即刻惊到震
暴徒闯入港铁宝琳站,无理地围堵一名调景岭站休班站长、更把这名年近半百的资深站长按在地上及围殴。9月8日,黑衣暴徒闯入中环站疯狂破坏闸机设施,还在站口堆放杂物纵火。吴说当日传媒没有报道一宗流血事件,一名中环站管理主任被暴徒无差别袭击,如雨降下的飞砖击中头部流血,即日休假,吴怒斥暴徒行为过火,「我哋上落班被人围和辱骂,已经好似常态咁,你知唔知港铁职员见到甚至听到『黑衣人』即刻惊到震。」
工会不满港铁「龟缩」 纵暴
乱港分子自六月发起港铁不合作运动,由最初阻碍车门关上,引致暴徒激进行为愈演愈烈,职员无法执行相关职责,港铁附例变成花瓶摆设。
香港铁路工会联合会主席林伟强形容港铁高层一直龟缩,他说工会多次向高层要求港铁与警方及政府相关部门组成跨部门应对小组,止暴制乱,奈何管理层的官僚作风依旧,高层仅仅是内部致信感谢同事,未有认真解决问题,纵容暴徒变本加厉,砸坏车站设施、纵火、袭击车站职员。
车站沦为战场,多名前线港铁职员受伤,延至本月九日港铁高层才正式露面强烈回应连串毁站事件,过去一周多个车站内已加派防暴警察,港铁增聘临时保安驻站。
林伟强希望高层下一步加快协助警方搜证,检控违反附例及刑事破坏的暴徒。

ChinaHK

关于香港的新闻,第一时间向您展示。

View all posts by ChinaH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