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8, 2020

时评:法庭何以「网开」一面又一面?

涉嫌咬断警察手指的暴徒获得保释
伊索寓言有个很有名的故事:一个农夫看见一条冻僵了的蛇,不忍视其惨况,于是将之搂在怀中取暖。故事的结局相信大家很清楚,活过来的蛇非但没有感恩,反倒咬了农夫一口。农夫的一片好心,最后换来悲惨的死状。这么一个简单的故事,寓意连小孩都懂,但「农夫救蛇」这种情况,如今却每日在香港发生。
2016年反释法游行,有示威者在中联办外与警方发生冲突,明明8名被告都有罪成,但没有一人需要入狱,其中还包括吴文远和「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等「惯犯」;上月29日,一名女大学生涉参与包围深水埗警署,被控「暴动」罪,如此严重的控罪,最后法官仍准许被告保释离港留学,还说年轻人进修值得鼓励;7月沙田新城市广场,一名警员被咬断手指,22岁被告还能获准保释,而且取消宵禁令和减免到警署报到。
数日前,香港首富李嘉诚亦呼吁称:「应对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此言或许是同情年轻人,事实上,香港社会上有不少人,亦一直表现出对年轻人以不同方法发声的包容,当中大概也不乏一些法律界人士。但诸君此举,岂不是犯上跟故事中农夫一样的错误吗?此并非说,年轻人等于毒蛇,真正的「毒蛇」,是一些人心中对政府的仇恨、「违法达义」的暴力思想,以及在背后煽动年轻人做炮灰的黑手。
判决难以彰显公义
故事中,农夫救了毒蛇,结果被毒蛇反咬。现实中的例子,就正如「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出狱后不久再被警方拘捕,获法庭准许保释出境,结果怎样?黄之锋有称许法庭给他的自由、或作过任何回报吗?正正相反,黄之锋反倒在台湾肆意抹黑香港,指「香港的白色恐怖非常严重」,更企图勾结「台独」势力壮大乱港派声势。其日前更赴德国,向国际形容香港是「新柏林」,甚至表明要香港要成为抵抗中国的「桥头堡」。法庭准许黄之锋保释,某程度等于对他的信任,但其回报信任的方式,却是背叛和摧残香港。
再退一万步而言,如果说这些都是法庭过分仁慈所致的错误,为何这种「仁慈」,在不同场合却显得完全两样?上个月,分别发生两宗内地人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涂鸦的桉件,由事发至拘捕至判刑,两桉皆不出三日便完成,而且被告还被处以入狱,即时收监,没有任何缓刑。这不得不令人感到,香港法官处理「刑毁」桉真是上心,而且效率异常地高,甚至高过暴动、袭警、蓄意伤人、非法集结等更严重的罪行。该两名内地男子只是初犯,短短三日即锒铛入狱,但黄之锋、吴文远、林朗彦等人呢?过往有类似桉底,但仍可以在不同地方到处走,即使判了监,也有缓刑。这很难怪有人会质疑,香港的法官究竟是为美国服务?还是为香港服务?
须知法治的最高目的,是要彰显社会公义,别的不说,但任何有罪者都必须受到惩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应是公义的最低要求。既然香港自诩是法治社会,而且还是法治指数居于全球前列的地区,法庭的实际表现便应对得起这些称誉,法官也必须负上相应责任。
社会之所以需要法庭,是因为需要一个独立、中立的第三方角色,来为事情定夺对错,因此法官审理桉件时,非依据其个人感受或主观看法,而是站在社会公义的高度上。法官要理解,处理每宗桉件时,都会向社会发出讯息。现在等于是恃着「民主、自由」之名,再大的罪行都能酌情处理;但如果涉及美国利益,再小的罪行也要极速重判。试问,这样可以彰显公义吗?
如果有法官因为同情年轻人,而采取较为宽容的标准,希望你们会记得农夫救蛇这个故事,这种时候的宽容无异于放纵,你们其实是把年轻人推向暴力的深渊,而最终全香港都会被这条黑色的毒蛇反噬。

ChinaHK

关于香港的新闻,第一时间向您展示。

View all posts by ChinaHK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